原住民日追念李登輝總統 希望碳權讓族人在部落領域再站起來

Gui.Giling 高正治醫師為介達部落國領主、南島社區大學協會理事長

身為kaljatjadran(介達)部落國Mazazangilan Batagaw(高玉蘭領主)的長子女,從小擔任年祭祭儀的持禮者,從祭師及長老的古祭語中,接受傳統領域觀、固有生命觀、部落生活觀的薰陶,雖然遭逢日據時期強迫遷村巨變及1960年代的基督教宣教衝擊,我們仍堅持祖先的山林祭儀。家父李峰雄bulaluyan贅入本家,穩住中落中的Giling 家族領主地位,由於受教於大正時期的蕃童教育、農林學校,對現代農技驚艷並著迷,立志致力於部落農林產業,曾任議員、鄉長,我也受其影響,並考上醫學院,擔任蘭嶼衛生所主任二年,給我很深刻的文化差異及醫療保健運送的雙重震撼,ㄧ直思考部落的未來走向。在此我國原住民日,也是李登輝前總統逝世週年之際,我要先特別紀念他,因為在我擔任國大代表四年任期中,因他的民主雅量,才讓「山胞」得以修正為「原住民」。  

我在1991-1994年間兼任無給職的國民大會代表,李總統曾親口對我說,他請益的日本民族人類建議他將「山胞」改為「先住民」,但我和原住民權利促進會夷將.拔路兒、阿棟.帕優司牧師、Lavakau麥春連牧師等人仍堅持用「原住民」,他代表政府說,政府讓原住民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,無法改善生活,對原住民有虧欠,既然你們希望用原住民這個名稱,所以他在1993年的屏東文化會議時,公開稱呼原住民,但他提醒我,在政治上,仍然有很多人表示有不同意見,需要努力溝通。

但修憲需要四分之三的高門檻,我們要如何溝通?1994年7月28日上午,第四次臨時大會第三十二次大會進行投票,在場人數263人,贊成者195人,得票74.14%,未達75%。我立刻衝上發言台,要求重新表決,林正二代表立刻連署30名代表,臨時提案要求重新表決,獲得通過後,投票結果,在場人數259人,少4人,贊成者196人,以75.67%,驚險通過。謝謝人格領袖李前總統,族人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終於有真實的存在感,這才符合當時仍是草案的聯合國《原住民權利宣言》的身份,李總統具有關鍵性的主導。

發佈留言